[绿红]HPAU

阿澌和弧:

    “然后你趁着对方防守空缺狠狠打进一个球,正好同时凯尔抓到了金色飞贼,你们以意料不到的方式反扑成功夺得了冠军。”巴里音调平平地说,“好了,这是我听你讲第十遍这个故事了。”


     哈尔失望地低声嘟哝几句,他的双手还保持着一个击中鬼飞球的姿势,扭着腰摆出一副自以为魅力十足的模样。这会儿只好悻悻地放下。几个刚下课的低年级的女生在他们身后路过时小声地交头接耳,正好迎上了哈尔的目光,连忙脸色通红地快步走开。


  “我以为你对我的每一件事都抱有热情。”哈尔说,戏剧化地摇头,“时间消磨感情。” 


     巴里勉强把自己从魔法史的巨著里拔出来,抬起头看着对方,一副在认真听的表情。于是哈尔又来了劲,开始手舞足蹈地讲起另一场比赛。


   “我要把塞尼斯托打得满地找牙。”哈尔咬牙切齿地对着半空挥拳头,“那个阴险狡诈的斯莱特林——”


    这一次巴里甚至没有从书上抬起头。他含糊地嗯了一声。哈尔“嘿”地表示不满,挥着魔杖把几片草叶丢在巴里的书上。


    巴里叹了一口气:“那只是一个练习赛。”


    “你就是不知道魁地奇有多重要,是不是?”


    “我只是更担心你又把草药课的作业在前一天推给我写。”


    哈尔发出挫败的声音,紧挨着巴里坐下,草地被他粗鲁的动作压得乱七八糟,好在没人在乎。巴里被挤得微微侧开身子为他腾出一些空当。但显然这没必要。对方整个人得寸进尺地靠躺在他的身上,棕色的头发搔着他的脖子,像只巨大的蒲绒绒。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魁地奇赛了。” 


    “还有三个星期就是N.E.W.T考试了。”巴里说,“我以为你会分出些精力关心这个。”


    哈尔漂浮起一块石头,在空中用魔杖尖划了几下。伴随着砰的一声,石头变成了一捧花被哈尔扔进巴里的怀里。“你一定会在泼人冷水的考试里拿个O。”


    他话虽这么说却不是抱怨,阳光透过树的缝隙照在他的脸上,哈尔不得不直起身换了一个姿势。巴里低声笑起来。


    “放心吧,你们有最好的队伍。”他拍拍哈尔的手背算是安慰,后者挑起眉毛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那么你今晚有没有空来看我们训练?”哈尔邀请道,在巴里没来得及回答之前先沉默了一下,“算了,我猜你还有一百门课等着你去复习。”他自顾自地说,像是要在对方拒绝之前改变主意。


     “闭嘴。”巴里笑着骂道。他把手里的魔法史课本合上,厚重的书页发出闷闷的声音,“我落下你的任何一次训练了吗?”他顿了顿,“包括你把凯尔从扫帚上打下来的那次?” 


    “那是一个意外。”哈尔提高了嗓门辩解,“盖往鬼飞球上施咒。” 


    “……还有你被游走球从扫帚上打下去那次。”巴里把话说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耸肩。哈尔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没有人进医务室。”


    “没有人在医务室里躺太久。”巴里说,“你应该去看看甘瑟教授脸上的表情。”


    “你的表情我已经不敢回忆了。”哈尔打趣道。已经接近黄昏的西方开始翻涌起红色的晚霞,延伸到远处禁林密密的树顶上仍在下沉,城堡的巨大阴影倒映在湖面上。 


    “是啊,我应该趁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多给你施几个恶咒,让你再多长点教训。”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城堡的钟声响彻整个校园,激起一群从禁林里冲上天空的不知名的鸟。哈尔握住他的手把自己拽起来,险些踩到对方的长袍。


他跟着对方的脚步向回走,太阳落山的速度快得像时间本身,天幕将黑,星星仿佛透过漏斗一样被慢慢筛过,大门里透出暖烘烘的橙黄色灯光,把他们两个人合成一团的黑色影子拉得宽又长。


 


    


    几个洞:


    *我倾向绿灯全是格兰芬多(……


    *卡罗大概会是拉文克劳///说到这儿想想艾瑞斯应该也是鹰院 


    *哈尔的魔药学一定烂透了,但是变形学意外的好,至于黑魔法防御,绝对是哈利波特的水准(x


    *但是巴里的魔药学一定是优秀,两个人上课搭档的时候巴里总是(被迫)帮哈尔处理切得有失水准的原料,顺便阻止他把各种奇怪的东西往坩埚里放(“那个是火蜥蜴的尾巴,哈尔,等等!不是干蜗牛!放进去会——”“轰!”“……爆炸。”)



评论 ( 1 )
热度 ( 37 )
  1. 金色梦乡QUICK & GREE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色梦乡
    然后是这篇绿红!哈利波特AU,刚听到我觉得难免会有点像鹿犬,但是这篇开头有几处还是很Barry的。可
  2. TINYDUST阿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QUICK & GREEN

© QUICK & 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