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鸣之弦 2.1

疾风之介词:

上一章


本节摘要:神秘的时间回环。

“致正义联盟:曾经奏鸣的琴弦从未真正沉寂,神速力总能找回正确的频率。”

虽然被保管得十分精心,但那张纸条看起来已经年代久远泛黄,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破碎。其上的字迹却鲜明得像是刚写上去一般。


末尾的落款是个小小的闪电符号。


“纸张和墨迹都进行了检测。纸张的年代约有70年左右,而墨迹分子的震动频率非常古怪,和闪电侠的神速力似有关联,因此无法鉴别写上去的时间。同时我也做了笔迹对比,可以认定这句留言出自巴里·艾伦之手。”


哈尔当然认得巴里的笔迹。“但这说明什么?巴里在一张有70年历史的古董纸上给我们写了封留言就消失了?”


“事实上,我怀疑这封信本身就写于70年前。”蝙蝠侠说着,点开面前虚拟显示屏上的画面:“这是一个月前楔石城最古老酒吧门口的监控——有情报显示,巴里·艾伦曾经在这件酒吧打工,并且大意到甚至没使用化名。”


监控画面放大,右上角的时间显示是晚上七点半,天色已暗,这片街区的路灯却还没有亮起来。酒吧大门紧闭,从窗口能看见灯光和人影。一个看上去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门口徘徊犹豫。有醉汉蹒跚着试图凑上前去,却不知怎的中途摔倒在地,滚落在路边昏睡过去。


哈尔看见监控上闪过的红色残影,不由脱口而出:“那不是——”就见巴里穿着常服从巷口跑出来,直接到小姑娘面前,拿出证件给她看后又问了几句话,像是试图劝说她离开没能成功,最后没办法,只得走到酒吧门口大力拍门。


监控只拍到酒吧老板开门露出半张脸,不太耐烦地同巴里说些什么,最后放了他和那小姑娘进去。之后过了好一会儿,门再次打开,巴里领着小姑娘走出门,一个穿着古怪的仿二战时期飞行员制服的光头黑人也跟了出来,三人一起走到巷口,消失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之外。


“这名少女叫戴丽娜,傍晚时分出现在楔石城最危险的这个街区,是因为几天前她的曾祖父看到电视里寒冷队长加入正义联盟的消息后,突然大叫大嚷有一封信需要寒冷队长转交给正义联盟。”蝙蝠侠定格画面后解释道。


“老人患阿兹海默症多年,这是七年来头一次意识清醒地说话。但他之后很快去世,其他家人也只把这句话当成临终前的胡言乱语。只除了他的曾孙女,突然回忆起幼年时听过的故事,并从家里的藏书中找到这封信。在其他家人都不相信的情况下,她决定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到众所周知的无赖帮聚集地来送信。”


“无赖帮正在这间酒吧聚会,庆祝寒冷队长加入正义联盟和热浪归队。因此酒吧锁上大门避免外人进来打扰。所幸这位过于胆大的少女遇到了正好在楔石城巡逻的闪电侠。巴里艾伦带着她进去送信,又把她送回了家。这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


哈尔有些迷惑:“巴里在失踪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无意间遇到这个小姑娘,并带着她给寒冷队长送了一封自己七十年前写的信?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还有更巧合的,”蝙蝠侠说着,放大了另一张旧报纸上扫描下来的新闻图片,硕大的标题写着:“塔斯克西飞行员神秘失踪后于雷暴中出现!”


“这位在1944年5月12日失踪在意大利卡西诺上空的美国空军飞行员罗斯科·海耶斯中尉,一年后突然在一个电闪雷鸣之夜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他就是少女戴丽娜的曾祖父。”蝙蝠侠把监控拍下的最后画面调出来与新闻图片并排陈列,“他也正是这里和巴里他们一起走出酒吧的第三个人,曾自称‘涡轮机’与无赖帮共同行动过一段时间,后来离开无赖帮去寻找自己家人的后代,在犯罪辛迪加入侵时刚好躲开一劫,并正巧救下了热浪。据寒冷队长所说,从离开酒吧之后,也没有人再见过涡轮机。”


“同时,据巴里艾伦的前女友佩蒂·斯匹沃特女士所述,这位涡轮机先生,在神速力里呆了七十年之久,他也知道闪电侠的真实身份。”




评论
热度 ( 35 )
  1. TINYDUST介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QUICK & GREEN

© QUICK & GREEN | Powered by LOFTER